来自青丘的小飞机

【Ianike】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

半夜突然翻到了很久以前瞎写的段子……于是又瞎改了改(等等
大概oo到没有c了

“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?”
Mike双手高举,第十七次对空气质问,而舞台剧本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扶手上,又一次否定了他的努力——事实上,这甚至不是他的台本,而是他某次在别的剧组后台趁没人顺手“拿”的。“很多角色的形象都有共通之处”,他抛下这么一句话,仿佛这就足够解释他的不正当行为。
但今天他念完这遍就停下了。突然失去噪音来源还不太习惯的Ian从笔记本里抬起头,注意到他正目光涣散地盯着地毯出神,像是陷入了沉思。哦,这可不太寻常。Ian清了清嗓子:
“多巴胺,去甲肾上腺素和血清素?”
“操你的Ian Donnelly,闭嘴吧。”
Ian眨眨眼睛,完全没有停止自己即兴生物小课堂的意思,“当然,也不能忘了催产素和……”
Mike挥舞着台本扑过去,用自己的唇齿强行堵住了科学家的嘴,而被粗暴剥夺话语权的那个显然没有任何不满。不知道是刚提到的哪种物质起了作用,他的耳边嗡嗡作响,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。Ian含糊的声音混着热气喷进他的耳朵,紧接着声音的主人又被他拖入下一轮激烈的亲吻。

等到Mike缺氧的脑子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,那人已经溜走了。他后知后觉地把脸埋进手心,只从指缝间泄露出几声低沉的笑。
他身体放松下来,又重复了一遍那个问题,这次听起来正常多了,“当我们谈论爱情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?”
“你。”Ian说。

【银鹰银】【翻译】紫色领带(和其他东西)

作者:lokisballs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769136